新闻资讯
政府工作报告首提清洁能源汽车 节能减排效果重于路线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一改过去多年“新能源汽车”的提法,首次使用了“清洁能源汽车”一词。这种措辞转变背后所蕴含的深意牵动着正处在转型期的汽车业的敏感神经,一时引发业内人士诸多分析和猜想。

   而不管此次提法缘何改变,《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的多位行业专家一致认为,相较新能源汽车,使用“清洁能源汽车”一词更全面、科学,更强调节能减排的目标,也更有利于引导汽车业转型升级。

   多元化路线更符合国情

   谈及从“新能源汽车”到“清洁能源汽车”字眼的转变,还需从二者的涵义说起。尽管新能源汽车在国际上没有准确定义,不过在我国,通常所说的新能源汽车基本可以和电动汽车划上等号。而清洁能源汽车的内涵显然较新能源汽车要宽泛得多,电动汽车外,还包括甲醇汽车、乙醇汽车、生物柴油车、天然气汽车等排放清洁的汽车。

   “清洁能源汽车的叫法显然更‘靠谱’,重点落在‘清洁’而非‘新’,更强调节能减排的效果。”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指出,“且新能源汽车的涵义在国际上一直有争议,电能也不算是新能源。”

   在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看来,新能源汽车的提法容易出现政策引导上的盲动,没有把清洁能源汽车放在应有的高度,让地方和企业缺乏发展其他类环保汽车的积极性。“国内一些地区已经进入天然气汽车更新换代阶段,但因为要推广新能源汽车,本来发展不错的天然气汽车行业一定程度上就被‘否定’了,造成资源浪费。”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改提清洁能源汽车,表明国家发展环保型汽车的思路是多元的,也意味着我国将拓宽汽车技术领域和路线,以应对能源、环境压力。付于武表示,相较新能源汽车,清洁能源汽车的叫法更符合我国的能源战略和实际国情。

   据介绍,我国一直是缺油、少气、相对富煤的国家;在可再生资源方面,我国有丰富的水能、风能、太阳能、生物能源等,不过其中一些资源还待进一步开发利用。立足现有的能源资源状况,我国发展多种替代能源,力求使能源结构多元化,以减少对石油等化石燃料的依赖。“与我国能源战略相契合,汽车业应着力发展各类清洁能源汽车。且中国区域差异大,各地应基于实际能源状态发展适合的环保型汽车,而非全部推广电动汽车。”付于武说。

   不代表不支持电动汽车发展

   鼓励使用其他清洁能源汽车,并不意味着不支持电动汽车发展,二者并不冲突,这是采访中专家们一致强调的。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两会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已明确表态:“国家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决心是坚定不移的。”在国际汽车工程界,电动汽车也是汽车发展的主流趋势之一。

   不过,我国新能源汽车虽在政府的大力扶持下发展迅速,2016年产销突破50万辆,但占汽车产销总量的比例还很小。当前电动汽车发展也面临电池安全、续驶里程、充电问题、低温运行等技术瓶颈,充电设施不完善、价格居高不下、地方保护主义也是阻碍新能源汽车推广与普及的重要因素。用杜芳慈的话说:“从长远看,电动汽车在节能减排方面是有‘前途’的,但短期内对环境改善的作用很有限。”

   针对节能减排,中国工程院院士杨裕生还提出,纯电动汽车未必一定“清洁”,也有可能是高排放车,如续驶里程长的纯电动汽车必然要多装电池,电池多的电动汽车必然重量大、耗电量大。“我国发电量中70%是煤电,发电环节会排放很多二氧化碳。而国家补贴政策对长里程进行鼓励,这实际与我们节能减排的目标有所背离。”在他看来,国家应鼓励纯电动汽车小型化、里程合理化,政策上以积分制替代补贴政策是一种管理创新。

   值得一提的是,国家以资金补贴的方式对新能源车企进行单向鼓励,很大程度上引发了新能源汽车业的投资热。而投资热的背后,行业盲目发展的问题十分突出,还出现了大面积“骗补”事件。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清洁能源汽车,再加上补贴政策的调整,一定程度上会减少新能源汽车产业中的投机行为。

   政府不应主导企业技术路径选择

   政府工作报告释放出的思路拓宽信号,预示着我国未来探寻更多元清洁路线的可能性。毕竟多种路线并存符合我国实际国情,也是国际上一直采取的方式,如日本汽车工业中丰田致力于混合动力、燃料电池领域的研究,日产则向纯电动汽车领域倾斜;天然气、液化石油气汽车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得到大力推广。

   对此,杜芳慈提出:“我国应从减少排放总量的目标出发,对车企的技术路线持中立态度,主要考察各类清洁能源汽车最后的节能减排效果。”事实上,政府不应直接介入企业技术路线的选择已被不少专家提出,毕竟政府也不能确定哪一个产业、哪一种技术路线能够取得成功。

   但在我国,受以纯电动汽车主导的新能源汽车政策的影响,国内车企在技术路线布局上相对单一,以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动汽车为主,天然气汽车、甲醇汽车逐渐被“边缘化”。自主车企在混合动力技术上几乎集体沉默,很大程度上即因国家未对混合动力车进行补贴。在燃料电池领域,国内车企虽有所涉足,但有技术突破的不多。我国纯电动汽车产销量和同比增速一直高于插电式混动汽车,一大因素也是国家对纯电动汽车补贴力度远大于插电式混动汽车,不少车企纷纷转向纯电动汽车,真正量产的插电式混动车型较少。

   为此,一些在电动汽车以外的清洁汽车领域有所布局的企业希望得到和电动车企同等的待遇。如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钟发平曾就混合动力车提出:“国家政策不应在‘起跑’前就对技术路线‘划成分、戴帽子’。”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递交了加快推广甲醇汽车的提案;全国政协委员、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提出国家应大力扶持太阳能汽车,还有代表建议加大天然气汽车推广力度。这些探索清洁能源汽车的路径虽面临很多问题,但也具有广阔发展空间。

   与此同时,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师建华建议,企业也不要一味跟着政策跑,应根据市场前景主动判断和选择技术路线。